新加坡拉薩爾藝術學院:

費茲莫瑞斯聲音訓練工作坊

Fitzmaurice Voive-work

講師Conductor: 艾歐.米勒 Aole T. Miller

 

 

一開始Aole用爽朗開懷的招呼跟大家寒暄並講解今日研習,算是打預防針吧!我想。因為他說今天要學習的聲音練習法有些人在接觸之後覺得很”!很怪! 有些人覺得跟性高潮很像!~令人期待又好奇!

 

1Aole先讓大家躺下,然後把身體捲起來,像一個球一樣,開始發出聲音,身體慢慢打開,呈大字型並抖身體。”Hold the ball””Relax””make noise “

2身體呈大字型,把身體力量給地板,想像自己的脊椎是水柱向外流散!

3身體躺在地板,雙腳互碰,有一點像蝴蝶腿,開始讓膝蓋下晃動,開始讓這個晃動來帶動你的全身,自然晃動,讓身體產生自然顫抖

A過程中發出聲音

B允許自己可以有任何聲音

C任何聲音對演員都是好的

D現在你有對自己任何感覺都是幫助你了解自己的切入點

【練習心得】剛開始我不太了解老師的意思。我的顫抖很機械而且同學們的聲音讓我覺得很害怕…,聲音聽起來很像鬼哭神號,我還不太了解這一切!

 

老師講解:透過大腿的晃動帶動身體顫抖,可以找到身體是釋放壓力後最自然的發聲與聲音。這顫抖是釋放骨盆腔的壓力,我們的骨盆腔有許多能量與情緒。我們的腳有許多壓力。峇里島的小嬰兒出生後109天都是由父母抱著,腳不落地,因而腳常在空中很自由,所以對不安全感有許多寬容。顫抖可以使骨盆腔釋放壓力與能量,釋放不安。

老師請新加坡薩爾藝術學生的學生演員做這個暖聲練習示範,一方面順便可以讓她們準備等一下的演出。他們三個人的姿勢不一樣。有人會微微用背拍打地板、有人半側轉用手指扣住腳拇趾,有人做我們剛剛做得蝴蝶腿,她們的共同處是都身體都在微微顫抖,來自身體與呼吸的顫抖Aole一一在她們身上有不放鬆的部位用手指施壓,我們真的聽到演員因身體被打通氣道與穴點似的聲音音質開始不同,聲音開了這不是我們一般認為的大聲而是來自身體的打開而發出的聲音

老師又叫四位學生演員做出四種不同動作,有些人坐在椅子上,她們開始顫抖Aole再次在她們身上有不放鬆的部位用手指施壓,我們又可聽到演員因身體被打通氣道與穴點,他們的聲音與身體開始釋放。喔~真的很神奇!

A  Aole讓我們看一段聲音表演藝術家的表演,這是我聽過最自然又深沉又有溫度又不勉強但一樣可以充滿戲劇張力的聲音!

B這次我們再次做蝴蝶腿

【練習心得】因為看過學生演員的示範比較了解顫抖是如何形成的了!讓身體很放鬆呈蝴蝶腿形狀的大腿開始上下擺動,放鬆!不僅”Relax”而且”Release”,放心地把自己交給身體,不要評價自己也不要為做甚麼而做甚麼!我開始感覺到身體想要有過多的震盪,我的身體開始酥麻但頭部與肩頸的痛點與痛感開始產生,此時我的身體想要有更多更大的震盪,身體有它的意志(非常清楚),我的身體也開始不自主地拍打地板,然後我的身體啟動自動導航系統,它開始自己的旅行旅程,我也想發出聲音,這些聲音沒有任何勉強,老師沒有規定要發出什麼字,

好舒服的聲音這是我的聲音,喉嚨與聲帶完全放鬆沒有撕扯,聲量不是重點是身體與聲音的完全連結,我真的可以聽見我的聲音甚至可以說是來自身體的聲音…,好赤裸沒有裝飾的自然天然聲音。真的有上身起乩的感覺,說是一種意識流也不為過,但有點像性高潮的鬆弛與彌留感,我想這是身體的”Tarbra”太拉(電影《完美舞孃》中,阿拉伯肚皮舞天后伊絲玛汗對女主角說『把你的身體當作工具宣洩感情,不管是傷心、快樂;當你放逐自我至柔弱,於是變的堅強,這就是太拉的定義』『你內化了舞曲無需配合旋律,當你盡情舞出心海的悲歡時,我彷彿被你施了法醍醐灌頂,這就是舞蹈的真義』),這是很深沉的來自身體的釋放而找到的聲音 Aole:「你有任何的反應都是好的,即使發出醜陋的聲音不悅耳的聲音都是好的,因為都是來自於你的,你的任何反應都是你可以進一步去了解自己的切入點與觀察點,你現在的觀點,允許它存在允許它發生。」

【練習心得】允許這是一個身為演員與人的重要也是很困難的功課,真心徹底接受接受屬於自己的一切,不評價自己所屬的身體與聲音,向內還有更多如:情慾、想望、情感~~~~等,很大的開放性,我喜歡上表演課就是因為可以不斷探索自己、不斷提醒自己、不斷保持開放、不斷產生自我對話的漣漪。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劇場藝術創作研究所表演組一年級

蔡心彤

 

全站熱搜

蔡心彤N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